top of page

山 火

- 写给你我与这个时代的遗书

山火-朗读Li
00:00 / 01:04

第一章

 

    “我有稳定的工作、看似顺利的事业。我有旁人羡慕的、并不艰辛的生活,我的人生从未经历夸张的变故或不幸——虽然不曾发达,但波澜不惊也算是幸运。” 

    灰一边说着掐灭手里的烟,开始慢慢向后倒退。

    “但我看不见我的未来在哪里,我也回不去我曾来的地方,因为我失去了家乡。有段时间,每天醒来我都觉得心口被什么堵住了。” 

    山上的风很大,她的长发被吹散在额前,却没有遮住明亮的眼神。她整了整降落伞包的背带,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通往悬崖尽头的距离,转过头来对我一笑。我觉得她的笑容像是一抹烟火,一瞬间点燃了我心里的什么东西。

    “后来,我意识到我不是真的悲伤——我根本就是愤怒。只是我不敢说我愤怒,我只能说我很迷茫、甚至骗过了自己。我不想你这样。这世界上很多事物,与其让它苟延残喘,不如被摧毁。”

    “不如被什么?”我朝她大喊着,凌冽的夜风吹散了她的最后一句话,我没有听清。

    她没有回答,深深望了我一眼,开始加速倒退,随后倒仰着一头栽下悬崖。

    我追了过去趴在悬崖边,看着一身黑衣的她坠入黑暗中。恍惚间,我有种她被一个黑暗的巨物吞噬的错觉。

    但在下一秒,她的白色降落伞瞬间展开,像一朵在黑暗中凌空绽开的百合,徐徐飘向远方。

    此时我的脚下传来隐隐的轰鸣和震动。

    火山爆发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   我第一次认识灰是1998年的冬天。我在家楼下小区里的锻炼器具边安静坐着,这时一个短发精干的女人牵着她走到我身边。

    冬日的天空是灰寒的,没有半点光彩。我挂着鼻涕仰头望上看,引入眼里的只有枯瘦的梧桐和遮挡了我大半视野的高楼立面。

    周围有不少和我年纪相仿的孩童,打闹嬉笑互相追逐着。我从小被父母管教甚严,因此并没有与小区里同龄人太多的相处时间。即使在偶尔饭后被允许的下楼放风时间里,我也从不参与他们的交流。

    有那么一瞬间,我感到空气里传来一丝不易察觉的震动。我的眼神失焦了。方才在我眼里冷色调的一切,在某一个平面上不动声色的错位了一瞬,等我回过神来,我眼前的画面已经变成了暖色调。天空依然灰蒙,梧桐依然枯干,但色调变了。

    女人注意到了我,和我打了个招呼,牵着灰走到我面前,并把她介绍给我。灰穿着米色灯芯绒的背心和褐色的棉裤,头发垂在额前,和如今我熟悉的她别无二致。我看着她的脸,不知为何脑子里闪过了一个成熟女人的形象。她似曾相识地捋捋头发,朝我伸出手来。

    “你好,我是谌灰。灰尘的灰,不是灰色的灰。”

    

 

 

    灰和我熟悉的其他孩子不同,即使在冬夜她的穿着和体态也保持着优雅的纤细-与其他被裹得像包子似的我们截然不同。

    令我惊讶的是,她实际和我同年。但每次我正式她的脸,都觉得她有远超我们这个年龄的成熟神态。

    那时我还不知道,这是因为我早就见过她。

    灰头土脸的我根本不好意思用脏脏的手去握她的手,于是讪笑一声,问道:“你也住这里吗?”

    灰扬扬下巴说:“没错,十六楼。”

    我惊讶道:“十六楼?我从来没到过那么高去过。听说十六楼是顶楼,你往更高去过吗?”

    “你是说顶楼那个被锁住的的地方吗?我上去过。”

     我们所住的住宅楼楼顶平台是可以上人的。因为安全考虑,通往天台的楼梯和门都被锁住,但这俨然成了我们这些孩童心中敬畏的神迷地点之一。灰家是离那个禁地最近的一户,让我对她肃然起敬。这样想来,似乎从我认识灰起,她就总与“高空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  • White Pinterest Icon
  • White Instagram Icon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
bottom of page